[光明日报]中西方体育差异论:东西“道”不同
发布时间: 2012-01-27 浏览次数: 63

 

古希腊体育雕塑:掷铁饼者 资料照片

 

太极拳代表了中国古代体育的特色追求:内敛、追求身心自我完善、注重养生。 资料照片

 

在体育文化的发展方面,西方体育和东方体育的根源可以追溯到“轴心时代”的希腊和中国。古希腊的体育是西方体育文化的起源,中国春秋战国时期的体育是中国传统体育文化的源头。尽管两者基本上处于相同的历史时期,但是自然地理环境、政治经济制度、社会文化背景的不同却形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体育形态,并导致两者走向了不同的发展道路。

不同的自然地理环境是中西体育差异的外部原因

马克思指出,地理环境是孕育人成长和制约人活动的舞台和地平线。不同的地理环境孕育了不同的传统文化和民族性格,从而形成了各具特色的体育传统个性。

中华民族繁衍栖息的东亚大陆,一面临海,三面陆地,形成相对封闭的地理环境,造成了与外部世界相对隔绝的状态。而本土辽阔的地域、复杂的地形和多样的气候,形成了中国各具特色的地缘文化和区域观念。在自给自足、缺乏向外需求,相对保守、崇尚和平的农耕文化环境中,人们习惯于和谐、宁静与相对稳定的生活。这些因素也决定了中国古代体育比较内敛、追求身心自我完善、伦理至上、注重养生的农耕体育文化形态。

古代希腊位于巴尔干半岛南端的欧、亚、非三洲交界处,境内丘陵起伏,气候温和,只有少许盆地适宜农耕,而与大海为伴造就了发达的商贸业,形成了希腊人独特的民族性格和生活方式。开放的自然条件也孕育了希腊民族开拓、冒险、竞争、自强自立、敢于同自然搏斗、崇拜英雄、崇尚力量的民族性格。正是这些因素使得竞技运动成为古希腊人生活的一部分,他们敢于竞争,乐于竞争,以竞争方式来实现自己的愿望,也构筑了西方体育的文化特质。

不同的政治经济制度是中西体育差异的内在原因

春秋战国时期以降,中国古代的政治体制是“集权专制”。这种政治的特点之一就是有浓厚的血缘机制、氏族法规和宗法体制。“礼”的观念被植入体育伦理思想之中,各种体育活动都不同程度受到“礼”的束缚。严肃的宗法机制和森严的等级制度束缚了体育竞技的产生与发展,因为等级就是要求人们从心理和行为上自觉地服从上尊下卑,宗法制度决定了不平等的存在,也决定了公平竞争的毫无可能。

轴心时代的古希腊在本土只有13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建立了200多个城邦国家。整个希腊城邦有相同的文化背景,但没有统一的君主,各个城邦各自独立、自成政体、相互之间彼此分离,形成了既统一又独立的政治社会结构。这为各个城邦之间共同的社会活动,包括祭祀庆典、竞技运动,提供了良好的社会发展环境。古希腊奴隶制的自由民阶层由奴隶主、工商业奴隶主、小农和手工业者组成。他们在政治上和经济上有相对平等的权利,有平等参与竞技运动的资格,因而希腊公民有可能在竞技比赛中进行公平竞赛,展现自我,也使竞技赛会成为展示和传承希腊民族观念、生活习俗和竞争能力的场所。古希腊城邦间繁荣的商贸与发达的航海促进了人口的快速流动,推动着生产关系向契约合作的方向转化。血缘机制的消融为民主、平等、宽松的政治制度奠定了条件,也为自由公民的出现创造了条件,铸就了竞技运动的灵魂——平等、竞争的精神,这些为古希腊体育运动的繁荣和体育盛会“奥林匹克运动会”的诞生奠定了宝贵的社会条件。

迥然的文化背景是中西体育差异的重要因素

传统农耕社会使中国人形成了节制、追求和谐的文化性格。“礼之用,和为贵”,儒家的中庸、中和的价值观念成为中国人行动的标尺。中庸的核心便是思想行为的适度和守常,为人庄重、谨慎,节制个人的情感、欲望,以达到处世通达圆融。与儒家的中庸思想一样,道家所提倡的守雌、处下、不争、无为等观念,对中国人文化品格的养成和体育思想的培育也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中国传统体育明显地刻上了“道法自然”的痕迹。在传统文化长期滋养下形成的和平文弱的文化性格,造就了中国古代体育的文化内敛气质。中国社会文化环境并不适于带有强烈对抗与刺激色彩的竞技运动的开展,传统体育的形式,大多与具有实用性医疗、养生、保健等相融合,以修身养性、自我完善为参与目标。

而拥有浩瀚地中海这一得天独厚的自然地理条件,使古希腊文化呈现出典型的海洋文化特质,具有高度的开放性,古希腊文化可以不遗余力地吸收其他民族文化要素,博采众长,也造就了希腊文化具有高度的融合性、掠夺性,因而产生了具有强烈竞争意识的希腊体育文化。在古希腊,与古代中国对男人的审美标准是峨冠博带、玉树临风的文人气质不同的是,人们推崇高大健壮、肌肉线条优美、力拔山兮的男人。古希腊体育的强烈竞争意识和力量崇拜,对西方的文化精神产生了十分重要的影响。史诗《伊里亚特》中有这样一句话“永远争取第一,争取超过别人”,这是希腊社会的真实写照,也折射出体育竞技在希腊人生活中的地位。特别是在希腊本土最繁荣的伯里克利斯时代,每年在雅典举行的祭典和节日活动有60多次,而希腊各地的其他城邦,不管其地域大小、人口众寡,也都有许多丰富多彩的祭祀庆典活动。庆典活动的主要内容,除了有祭祀仪式、史诗的朗诵弹唱、歌舞音乐以及戏剧表演外,重头戏一定是体育比赛。赛跑、跳远、投掷、马车、拳击等是希腊人喜闻乐见的竞技比赛,也是现代体育运动项目的鼻祖和现代体育开展的火种。

不同的自然地理条件、政治经济制度、社会文化背景决定了轴心时代中国与古希腊体育的巨大差别,也决定了两种体育文化的不同发展方向:西方体育沿着“更快、更高、更强”的道路向人类的极限冲击,而中国传统体育在养生、保健、医疗体育和娱乐方面向人们展示其独特的魅力。

工业社会以来,西方社会越来越以追求物质财富为终极目标,将物质利益放在高于一切的位置上,这对西方体育价值观也产生了巨大影响。表现在竞技运动上,就是极力强调身体的对抗、看重比赛的结果和成绩的突破,而忽视体育对人的教育功能,导致了现代竞技运动的重物质、轻精神;重结果、轻过程;重练外,轻修内;重分解,轻整合的偏离。表现在西方体育的典型代表——现代奥林匹克运动,在繁荣背后也已显示出诸多危机。而中国传统体育内外兼修、仁爱友善等思想观念和偏重于人体保健养生的功能和理论,对于现代体育运动的片面和危机无疑能够起到补充和化解的作用,并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所青睐。事实证明,中西方体育文化的相融互补、各取所长,才能给世界体育带来更加美好的未来。

杨弢,曲阜师范大学,光明日报2012-1-21